是时候重新定义杨紫

是时候重新定义杨紫

 
上映后连续4天票房过亿,这个暑期档,唯一能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抗衡的影片,只有《烈火英雄》。
 
 
这电影能成功,很好理解——
 
 
“还原”716火灾,足球场大的1:1火场,真火上阵。在电影制作上,为致敬消防员,可以说是拿出了12分的诚意。
 
 
够“真”,够“胆”,够“硬”。
 
 
关于这些,条姐已经夸了太多。
 
 
只有一点,不忍看它被淹没在对“男人戏”的漫天夸赞中——
 
 
男人戏里的小女人——杨紫。
 
 
刚,恰恰需要柔来衬托。
 
 
杨紫饰演的防火监督员王璐,和未婚夫徐小斌,接到火讯后,从婚纱店直接冲向火场。
 
 
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天人两隔。
 
 
 
 
杨紫的戏份不多,难得的是,充满能量的她,能在十分有限的时长和表演空间里,精准狙击观众泪腺。
 
 
徐小斌牺牲,杨紫从接到消息的不知所措,到请示上级后控制不住情绪地冲向海滩,到海滩边与未婚夫最后的诀别。
 
 
 
既没有丢下防火监督员的职业性,又有恋爱中小女人的情绪化。
 
 
杨紫一哭,你根本没有思考空间,只剩下跟着抹眼泪的份儿了。
 
 
这就是杨紫作为演员的最大杀器,共情力的力量。
 
 
也难怪,能凭演技被顶上热搜第一,又被央视新闻官媒发文肯定的演员,少有。
 
 
 
 
 
 
是时候,回头看看杨紫是个什么样的演员了。
 
 
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去看杨紫成为职业演员以来做出的选择,更能看出她的难得。
 
 
前几年影视市场繁荣,一年尬4、5部戏的流量小昙花,不在少数。
 
 
杨紫呢,在还差一个月满20岁时,选择了出演孔笙导演、豆瓣评分曾经高达9.4分的《战长沙》。
 
 
角色,是和几乎大自己一辈的霍建华组CP的胡湘湘,要从懵懂少女,一直演到端庄人妇。
 
 
 
 
 
难度极高,却硬是没垮。
 
 
因为战争和家人信息隔绝,后来得知全家都已遇难的湘湘,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最后歇斯底里的崩溃,令人印象极为深刻。
 
 
 
 
 
 
杨紫的共情力这把剑,在《战长沙》中只是初露锋芒。
 
 
2015年,时装剧《欢乐颂》,又把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傻乎乎的小蚯蚓送进公众视野。
 
 
形象是什么?对于专业演员来说,只有“为贴近角色做出的努力”,不存在所谓“扮丑”。
 
 
 
 
 
邱莹莹这个傻女孩,一根筋,不给自己留余地,不太聪明,见识也不够多,让无数人看到了刚出社会时笨拙的自己。
 
 
心里藏不住事情,最适合她的哭法,自然是嚎啕大哭。
 
 
但杨紫的大哭,也有层次。
 
 
逻辑混乱又气又急的大哭:
 
 
 
 
 
感觉被欺负了,委屈的大哭:
 
 
 
 
 
带着喜剧元素的吃货大哭:
 
 
 
 
 
被男友以荒唐的“处女情结”伤害,说不出话,只顾着用手顺胸口的绝望痛哭:
 
 
 
 
 
如今已经在社会中混得圆熟老练的中年少女们,有多想忘记自己傻乎乎的黑历史,就对杨紫饰演的邱莹莹投注了多大的共情和疼惜。
 
 
杨紫凭借《欢乐颂》获得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奖提名,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提名,也真是实至名归。
 
 
到了去年,5毛特效的国产仙侠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上线。
 
 
又是一个不讨喜的类型,又是一个不讨喜的“绝色美人”人设。
 
 
杨紫,又一次以绝佳的共情力绝地反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