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辆损耗维修以及平台的高额提成

车辆损耗维修以及平台的高额提成

文|锌刻度记者 罗永豪
 
1.本身的车价加上高油耗、车辆损耗维修以及平台的高额提成,实际上纯收入剩不了多少。
 
2.几乎神州系的初创人马都被“调到”瑞幸咖啡,神州专车目前留下的确实没有当初那么与时俱进的行业敏感。
 
3.对陆正耀来说,无论是对神州专车,还是瑞幸咖啡,本质上,这就是一场生意,一场资本游戏而已。
 
网约车市场经过几轮补贴大战,来自四面八方的选手被资本和市场残酷洗礼后,有的被剥夺继续竞赛的资格,有的却从巅峰跌落。
 
不过,网约车市场也并没有像之前媒体预测那样“已经结束战斗”,随着小鹏汽车、美团打车、高德打车等跨界新玩家的入局,看似不再有大动作的网约车市场又开始暗流涌动。
 
不过,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针对中高端用户的专车市场,昔日专车领域的头部玩家神州专车,却在高层团队将重心放在“蒙眼狂奔”开1万家瑞幸咖啡线下门店后,在逐渐丢掉自己的堡垒。
 
1/重回神州专车已物是人非
 
 
同其他专车平台相比,神州专车价格较高
整整30分钟,这是在神州专车APP发出订单到接受订单所花费的耗时,而同样时间段同样路程,锌刻度记者通过其他专车平台,不到十分钟就能接单。
 
“现在神州专车的订单确实比不了以前了,而且我接到的单子大多数都是老客户在用,很少再接到新人。”况师傅在加盟神州专车前,曾是其他平台专车司机。“现在的收入比以前少30%—40%,同样,订单也没有在其他平台时的多。”对年过六旬的况师傅来说,唯一欣慰的是远离了曾经高强度工作量而带来的劳累不堪。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作为神州租车联合第三方公司优车科技推出的互联网出行品牌,2015年1月同步在全国60个城市上线的神州专车都是专车市场的领先者,特别是其母公司神州优车于2016年7月22日挂牌新三板前夕,神州专车推出充100得200元的优惠活动。这相当于专车价格5折优惠,算下来甚至比出租车更便宜,当时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全国用户的追捧。
 
“那个时候,我们有接不完的单子。”专职司机周师傅在神州专车两度轮转,此前曾因订单太多,身体吃不消而退出神州加盟,如今重回神州专车,却是物是人非。
 
其中,备受专车司机诟病的,就是神州专车最高的平台抽成。“神州专车对司机的抽成是所有专车平台最高的,平均一单平台抽成33%,而其他平台也就23%左右。”周师傅承认神州专车本身的打车费用相对较高,但在去除高抽成后,再加上目前订单量的减少,实际到司机手中的钱也并不多。
 
2016年9月,神州专车发布了“U+开放平台战略”,开始B2C自营与C2C加盟并行的模式,向符合条件的私家车车主免费开放流量、技术和品牌资源,承诺在U+开放平台将永不对司机抽成。百度百科显示,用户在使用神州专车App叫车时,可自由选择神州专车自有车辆或增选U+开放平台车辆。
 
虽然当初如是表态,但目前却并非这般。根据“山东财经报道”,用户在呼叫神州专车的时候,经常打到私家车,其原因是神州专车APP为用户默认勾选了U+平台。
 
这让越来越多的专职司机深感失望——周师傅就对记者算了一笔账,专车本身需要至少B级以上的车型,再加上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允许油改汽,也就是说本身的车价加上高油耗、车辆损耗维修以及平台的高额提成,实际上纯收入剩不了多少。“还不如那些私家车司机呢。”
 
“曹操专车在B+到A-段的司机收入在7000左右,你们现在的实际收入是多少?”当记者问及实际收入时,周师傅欲言又止,没来得及剃的胡须在嘴边肆意生长,“5000左右吧。”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周师傅小声回答。
 
这并非周师傅一个人的疑惑,相关资料显示,在北上广的神州专车司机,目前实际收入相较前两年也下滑不少,平均在7000-8000元左右。
 
“目前大多数情况下,神州专车平台就两类人在乘坐。”周师傅透露,首先是此前充100送100优惠活动时,充值后还没有用完的老客户,这部分用户目前搭乘神州专车还是相对优惠的;其次是对乘坐的车辆有一定要求的乘客,相对来说神州专车的车型以及服务质量都会比其他专车平台要高。
 
2/车费退款只能退到账户钱包中
 
在周师傅看来,神州专车的高质量服务是目前神州品牌的最大亮点。
 
但如果不是神州APP提醒,记者在4次乘坐神州专车全程体验过程中,并未没有感受到周师傅口中的高质量服务,除了车型高端一点外,和快车的感受并无差别。
 
“在对司机入职培训时,会要求对用户有统一化的服务,比如提供充电、饮用水等服务。”神州专车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神州专车始终要求以服务为重心,特别是针对中高端消费者。
 
但是在记者的4次实际体验中,并没有感受到神州专车带来的等价位服务。几次的用车过程中,车内并没有饮用水,而且司机态度与快车司机无异,在上下车的整个过程也没有宣传中说的司机帮忙开车门、放行李等服务。
 
此外,在搭乘体验过程中,记者还3次发现所乘车辆的车门位置有烟灰等杂物,并且坐垫上有时也会遇见有疑似食物残渣的物品。
 
“神州在以前对乘坐专车的客户群体来说是首选,因为他们的车型服务都是很专业和一流的。”卓女士曾是神州专车的忠实用户,“但是现在不选择的原因在于,它的车型还是以前的那几款,没有多少更新,最重要的是他的服务水准明显下降,在同一时间同一地方相比同行费用偏高。”
 
卓女士认为,现在的神州专车性价比是很低的,在自己用完此前充值的金额后就不会再进行充值了。
 
记者作了一个对比,从重庆瀚文酒店同时叫不同平台的专车服务,到重庆解放碑步行街,一共1.8KM左右的路程,神州专车预估价为24元,礼橙专车预估价与首汽约车舒适型预估价一样为21元,曹操专车预估价则只有9.84元。在四款专车平台中,神州专车价格最贵。
 
记者体验后发现,在无堵车、绕路情况下,神州专车预估价与实收价是有区别的。实收价比预估价普遍高出两三元左右,即百分之十左右。
 
比如,在从翰文酒店到解放碑步行街1.8KM的过程中,记者实际给的费用为35.93元,比预估价高出接近12元,接近50%。上车后司机并没有问任何关于路线的问题,全程跟着导航走,并且当记者在一个更近距离下车后,实际产生的费用甚至比更远距离的预估价还高。
 
值得一提的是,神州专车也是少见的先买票后上车的专车服务平台。“需要先充值,才能叫车。”神州专车相关人士透露,这样是为了能更好的维护司机的权益。
 
“这样会显得很麻烦,出租车也是到达目的地后才给钱的,并且平时用车贵也就算了,因为毕竟是专车服务成本高,但预估与实付这么大比例的差别无法接受。”小林第一次体验神州专车吐槽道,“与其宣传的服务相差太多,不仅没有上下车开车门的服务,甚至都没有统一的白手套与制服。”
 
小林表示,对比其他专车平台的统一制服与标准化服务,在他看来神州专车除了贵已没有了其他可以选择的理由。
 
记者发现,在首次充值后,如果实际价格高于充值预估价,神州平台会发短信提醒继续充值。当溢出价格付清后,神州平台还会再次发短信提醒充值,客服称这类问题时常会发生,是由于其平台的短信系统出现问题,如果已经付清了,就可以不用理会。
 
但实际上,在神州专车溢出的充值金额,将会留在神州APP的个人账户钱包内,也就是说车费退款只能退到账户钱包中,并不能原路返还。如果要求退还,只能通过客服电话人工退款,并且一般情况下在2个工作日左右才能退还。不过,从记者用了5分钟才接通客服电话来看,其客服沟通成本并不算低。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专车平台来讲,这样的重复收费提醒,对乘客的乘用体验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此外,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甚至有女乘客在深夜12:30接到神州专车司机的骚扰电话并满口咒骂和攻击,在与客服沟通后发现其为贵阳分公司的司机,客服承诺解决问题,但在几轮沟通后,神州方面始终没有给出有诚意的解决方案,只承认对司机进行继续观察和赔偿女乘客500元。
 
3/咖啡太香,正耀心思不在
 
 
数据来自极光大数据
在专职司机、用户不满和失望越来越大,以及专车市场从“拼补贴”转向“拼服务”情况下,神州专车的市场表现也急剧下滑。
 
极光专车报告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5月31日,滴滴APP的市场渗透率为13.82%,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神州专车渗透率为1.39%,首汽约车仅有0.23%。在这个报告中,滴滴出行、神州专车、易到用车、首汽约车四家平台的MAU、DAU等用户活跃排名中,滴滴出行表现遥遥领先,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排在二三位。
 
但几个月后,神州专车就从第二位下跌至第三甚至第四。根据极光数据最新数据,截止2018年12月,滴滴出行月均DAU领跑网约车行业,12月达1105.7万;首汽约车月均DAU一路上升,由6月的26.3万上升至12月的66.5万,跃居行业第二;曹操专车12月月均DAU达65.5万,位列第三。而神州专车仅以12.4万排在第四位。
 
在2018年下半年,渗透率top 5的网约车APP中,有三家渗透率增长率为正数,分别是首汽约车、曹操专车、滴滴出行;而神州约车成为负增长率,紧随其后的是负面缠身的易到的20%负增长率。
 
作为曾经专车领域的头部玩家,无论是用户增长率还是APP月均活跃度都已不及曾排在自己身后的首汽与曹操专车。
 
市场急剧下滑背后,恐怕很难逃脱神州专车高层管理团队心态的变化——在神州专车市场急剧下滑之时,正是瑞幸咖啡疯狂融资扩张之际。
 
一位市场观察人士认为,神州专车高层团队,对于专车这一块业务似乎已没有太专注。
 
众所周知,瑞幸团队是延续了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的思路,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就是前神州专车的董事、COO,跟随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多年。曾经在神州操刀“beat U”营销案的杨飞也是瑞幸CMO。而陆正耀本人,则同时为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的董事长。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瑞幸咖啡初入局的10亿元,正是由创始团队以及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的借款组成。
 
有外界相关人士认为,瑞幸咖啡表现出浓郁的“神州气质”——瑞幸咖啡编号为No.0001的第一家店就开在神州优车总部一楼的大堂里。除了上述几位高管,瑞幸咖啡的高层员工大多数也出自神州系,神州专车目前留下的人士,是否还有当初那么与时俱进的行业敏感,要打一个问号。
 
而且,相比投入巨大、竞争残酷的专车市场,快经济的瑞幸咖啡,仅仅用19个月时间,就将瑞幸咖啡送进了纳斯达克,在成为全球最快IPO公司同时,也给创始团队和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上市后几连跌跌破发行价的瑞幸咖啡(目前股价16.11美元),情况并不乐观——目前,瑞幸咖啡还处于上市股权质押期,表面的财富数字并不能给创始团队和投资人换来真金白银。一旦瑞幸咖啡股价到解禁期都持续表现不佳,势必会出现股东大规模套现离场的情况,瑞幸咖啡也势必会在资本市场承受巨大的压力。
 
因此,恐怕这才是,在5月29日的瑞幸咖啡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暨全球咖啡产业发展论坛上,陆正耀和钱治亚联袂宣布,瑞幸咖啡将在2021年底建成10000家门店的重要原因。
 
但这个目标数字背后,显然意味着疯狂扩张的开店成本,以及为了留住用户持续的烧钱补贴投入,也会是一个惊人数字——目前尽管通过神州优车控制着神州租车近30%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陆正耀,由于同时也是瑞幸咖啡董事长,以及最大的控股股东(30.53%),恐怕也会将更多重心和资金,放在瑞幸咖啡上面。
 
这将是陆正耀无奈的选择。毕竟,瑞幸咖啡在“蒙眼狂奔”后,已经用成功上市证明了自己,哪怕面对外界滔天的争议和非议。但是,在专车市场,曾经疯狂的补贴烧钱行动,并未能给神州专车带来行业领先地位。而继续烧钱补贴下去,能取得多大的结果,能否对决滴滴,一切都是未知。至少,效果会远不如瑞幸咖啡那样明显。
 
截至发稿时止(5月29日晚10时),神州专车公关部相关人士并未回复锌刻度记者关于其未来发展相关问题。但其实对陆正耀来说,或许这并不重要,无论是对神州专车,还是瑞幸咖啡,本质上,这就是一场生意,一场资本游戏而已。
 
 
瑞幸咖啡陆正耀和钱治亚 图片来源:Nasdaq
 
4/结语:神州系会顾此失彼吗?
 
在2019年2月28日神州优车得最新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62亿元。
 
从2018年年报就显示,神州优车营收从2017年98.56亿元大幅度缩水至59.49亿元,下滑幅度高达39.65%,但从2018年财报来看,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神舟优车主营业务只亏损大约405万元。2018年的财报来看,神舟优车离盈利似乎只要一步之遥。
 
然而,最新的2019年一季度季报显示,神州优车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高达2.82亿元,并且2019年第一季度13.51亿元的总营收较2018年同期缩水35.05%。神州优车的主营业务——神州专车等也在进一步亏损中。
 
一方面,神州系众人重资押宝的瑞幸咖啡,在万千瞩目之下,正以近乎史无前例的速度“蒙眼狂奔”;而与此同时,神州系曾以此发家的神州优车,却逐渐光芒渐散,开始“不出意外”的走下坡路,面临前所未有的营收缩水局面。
 
然而,在热闹的资本市场下,似乎只有专注才能让投资者不那么惊慌,毕竟,咖啡生意不是专车生意,瑞幸也不是神州,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一个企业亦如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